靖江网>阅读>四眼井边

发生在靖江的 “党军”与“联军”之战

来源: 靖江日报 日期:2017-09-23 16:41
  1927年,军阀孙传芳部队(联军)与国民革命军(党军)在靖江发生了战争。这是民国年间靖江遭遇的第一次战争,也是靖江百姓受害最为惨烈的战争。   1927年春天,党军在江南将联军打败,联军无法在江南立足,便全部撤往江北,其中1万多人退驻靖江。当时靖江城面积不足1平方公里,人口不满5000人,岂能容得下1万多人的部队?联军为有落脚之处,便大肆强占商店、民居、学校、寺庙等房屋。占住期间,他们随意掠取商店的货物,糟蹋民房,焚烧学校里的桌椅,毁坏寺庙中的佛像,弄得百姓苦不堪言,惶惶 不可终日。   1927年4月10日,联军大部队开往黄桥,城内只有少数部队。此时靖江有人得到消息,说是党军明日就要从江阴过江,与联军决战。百姓欢欣鼓舞,连夜贴出欢迎党军的标语。联军得知党军将要过江,十分惊恐,除留下不能行动的伤病员外,其余全部逃走。4月11日,党军第十四军第一师熊式辉部三团一营从江阴开赴靖江,靖江百姓簟食壶浆,像迎接王师一样地迎接他们,希望他们赶走联军,解百姓倒悬之苦。第二天上午,熊式辉亲自到靖江视察防务,靖江各界人士又在体育场举行欢迎大会,并请熊式辉在会上讲话。熊式辉振振有辞地大讲“三民主义”和“蒋总司令”的训示,说他们与联军作战,就是为了彻底消灭他们,让百姓过上好日子。并保证他的部队尊重地方政府,爱护百姓,绝不扰民。百姓大为振奋,悬着的心完全放了下来,以为好日子真的就要开始了。然而当天下午,熊式辉的部下就以自己的行动证明熊式辉讲的全是谎言。这名部下叫蒋伯真,是熊部的少校指导员。他得知靖江县政府有17000元公款存在“庆余”当铺,就勒令当铺老板刘焕文交出这笔公款。刘焕文说:“这是县政府的存款,如果要交,须有县知事唐宗玄的手令。”蒋伯真一听这话,立即去找唐宗玄,强迫他将这笔存款交给他们提取。唐宗玄说:“这笔公款关系到全县的国计民生,千万提取不得。请你看在我们军政一家的份上,高抬贵手!”蒋伯真哪里肯听,他们掏出腰间的手枪,威胁说:“我们是为你们地方打仗的,弟兄们为你们卖命,你们必须劳军,否则就是破坏国民革命,我要对你军法从事!”唐宗玄被逼无奈,只得交出印信,让蒋伯真到当铺提款。堂堂的一县之长受此大辱,唐宗玄越想越气愤,越想越于心不甘,便派人去江阴与熊式辉交涉,恳请他命令部下退还这笔公款。此时熊式辉似乎忘记了在欢迎大会上的讲话,对来人的恳求,不是装聋作哑,就是“顾左右而言他”,甚至还发了脾气。来人见追款无望,只得回靖江向唐宗玄复命。失去这笔巨款,靖江财政顿时枯竭,不但办不成公共事业,连公务人员的薪水也无法支付。本来生意十分红火的“庆余”当铺,也因资金无法周转而倒闭!接着更大的灾难发生了。4月17日,大股联军卷土重来,中午开赴孤山,在山上架设大炮,向靖江城轰击。霎时城内烟尘弥漫,火光冲天,百姓伤亡甚众。此时党军大部队已开往别处,城内只有两个连的兵力,双方众寡悬殊。党军知道难以抵挡联军的进攻,只得放弃靖江城,撤回江阴。   晚上7时左右,联军进城,他们见党军已经撤走,便将复仇之火发泄到百姓身上。除对支持党军的百姓进行吊打,还以搜查党军为名,到各户抢劫,凡是值钱的东西,无不挟裹而去。有些人家被抢劫几次,直到屋空如洗。如此折腾到5月21日,联军才撤走,而此时的靖江城已是满目疮痍,惨不忍睹!   这次党军与联军之战,给百姓带来的财产损失是巨大的,心灵伤害是空前的。因而坊间有个比喻,叫“东山老虎吃人,西山老虎也吃人”,后来这句话就成为靖江的谚语,一直流传下来。   而另一方面,这场战事也启迪了靖江的志士仁人,他们深刻认识到,劳动人民要不受反动统治者的欺凌,必须要有自己的政党和武装。于是,半年之后,中共地下组织在靖江这块土地上光荣诞生了!
(作者:郭寿明    责任编辑:夏传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