靖江网>阅读>四眼井边

乡村手艺人

来源: 靖江日报 日期:2017-12-02 11:38
靖江乡村的手艺人,我从小便羡慕得不得了。   那时候家中请来手艺人了,吃饭时往往有盆红烧肉,我们小孩子是不准上桌的,在父母严厉的目光逼视下,都乖乖地躲了出去。好不容易等到大人的呼喊声了,迫不及待爬桌上一看,肉没了,连汤都没剩下。那时的我便暗暗发誓,长大后一定要做个手艺人,天天吃红烧肉,一顿吃一碗,哪怕被师傅打也值得。   高师傅是个篾匠,一个矮胖的老头。篾匠活儿远近闻名,做的竹席堪称一绝,能用几代人,邻近几个村子几乎家家都有他的杰作。高师傅授徒极严厉,我就亲眼看到一个大小伙子,边抹眼泪边干活,高师傅手拿竹板端坐一旁,面无表情地盯着。   大我十岁的堂哥是个木匠,出师没几年也开始授徒,而且一下收了仨,组建了一个团队,白天忙得很,总有人家请去吃红烧肉,晚上回到家就着昏暗的煤油灯,做些左邻右舍的零活儿。一张小矮凳我用到小学毕业还完好如初,也没见堂哥用一根钉子,就凭着几把斧子锯子凿子刨子。懵懂的我隐隐觉得,就凭这手艺,堂哥天天吃肉也是应该的。   当时走村串户吃百家饭的,还有泥瓦匠、棉花匠、裁缝、杀猪匠等。泥瓦匠大都是露天作业,灰头土脸一身泥水。棉花匠专门帮人家弹棉花做被子的,一张硕大的弓背在身后,走在乡间小道上。杀猪匠是比较特殊的手艺人,通常是过大年,或是红白喜事了,便请来杀头猪。   还有一些行当因为工期短,一般是没人家请吃红烧肉的,如修锅匠、箍桶匠、剃头匠等。乡人们节约,锅破了个洞,便请修锅匠补上,有点像女娲补天。盆破了也能补,甚至碗摔成两半了也能补好,颇有点化腐朽为神奇的功力。箍桶匠一般做些修修补补的活儿,哪家水桶脚盆抑或马桶坏了块板,箍桶匠瞬间搞定,就算是箍只新桶,也用不了多少时间,下料,上箍,桐油一刷,瓦光锃亮,滴水不漏。   铁匠不会提供上门服务,而是有固定的作业场所。客户需要打个啥农具了,说好式样,铁匠师傅便下料、开炉。通常是一个徒弟拉风箱,一个徒弟抡大锤,师傅则一手用铁钳夹着烧得通红的料,一手抡小锤,你一下我一下,时而急时而缓,火星飞溅热浪滚滚,大冬天也常常光着膀子抡锤。世上三样苦,撑船打铁磨豆腐,此言非虚。   年幼时看着手艺人有肉吃有工钱拿,感觉他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。长大后才晓得,手艺人远不是那么简单,凭本事及信誉吃饭,哪一样差了点,就没人请你了。这些乡村手艺人精湛的技艺和敬业精神,令我肃然起敬。那些一辈子靠手艺吃饭的,都是本行当中的翘楚,晚年常常是桃李满天下,在村子里极受人尊重。我打心眼里敬畏这些手艺人。   工匠精神,永不褪色。  
(作者:□田野    责任编辑:徐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