靖江网>阅读>魁星阁旁

人生中的第一张照片

来源: 靖江日报 日期:2017-12-02 11:41
那年,刚上初中。有天班主任通知我们,为了给初一新生统一建学籍档案,学校请了位照相师傅,下午来给我们照相。听说要照相,同学们都显得格外兴奋,尤其是我,因为我还从来没有照过。   记得当时我们是这样照“标准像”的:照相师傅拿块红布钉在教室后面的墙上当背景,背景前放着一张小方凳,同学们在老师的指挥下推推搡搡排队等着,轮到的同学便在身边同学催促下赶紧坐到那方凳上,神情激动而又拘谨不自然。   看着同学们一个接一个,安然无恙地照完相,我的内心开始着急起来。总算轮到我了,我迫不及待地端坐在镜头前,凝视着面前黑洞洞的镜头。照相师傅看了我一眼后没有出声,径直走到我的面前,眼睛不停地在我身上扫来扫去,自言自语道:“这么大的男娃,咋还穿件女装?”全班同学顿时哄堂大笑。我只感觉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顿时一片空白。我不知道我是如何拍完这张人生中的第一张照片的,接下来的两节课也完全不知道老师讲的是什么内容,耳边萦绕着的只有同学们的阵阵哄笑声。   那天晚上,我在无意识的状态下独自摸黑翻过塘下岭回家,我不想上学了。推开家门的一刹那,准备上床睡觉的一家人都惊呆了,赶紧围了上来。看到姐姐,我气不打一处来,再也控制不了自己,“呜呜”地哭起来。我断断续续地把下午发生的事情重述了一遍,大声抗议说:“每年都让我穿姐姐嫌小的衣裳,让同学笑话,我不上学了!”我歇斯底里地脱下那件让我蒙羞的旧衣服,重重扔在地上,留下面面相觑的一家人。   一觉醒来,已是红日高照,妈妈和姐姐已经下地干活去了,父亲紧锁眉头坐在我床前。我匆匆起床洗脸吃早饭。“吃饱了吗?走,我带你去拜拜你爷爷和上祖。”父亲有些严肃地说。眼前的老宅是被父亲和叔辈们修缮过了的,原本供奉在厢房中的几十位上祖的牌位,全部请到了正对大门的破旧香桌上。父亲随手拿起门边的扫帚,边扫边虔诚地说:“爹,你告诉各位上祖,娃已经长大了,知道自尊了,今天特地带来给你们看看。”   父亲正了正衣襟,牵着我的手,面向上祖牌位,跪拜下去,嘴里喃喃道起我们早已烂熟于耳的家族史:当年为了逃避家乡连年的水灾,上祖带着一双儿女出去讨生活,由湖北黄梅辗转多地,最后流落到塘下岭,先给汪姓地主打长工,后来再做佃农,经过几代人的不断努力,终于扎下了根,也置办了一些家业。“贫家净扫地,贫女净梳头。景色虽不艳丽,气度自是风雅。士君子一当穷愁寥落,奈何辄自废弛哉!”自离开家乡黄梅起,我家代代人都牢记着当年参加过乡试的上祖送给后辈的这几句话。   “娃儿,今天带你来这里,只是希望你也能记住祖辈传下的这几句话。抬起头,挺起胸,咱人穷志不穷!我们规规矩矩做人,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!”父亲提高了嗓门,深深地注视着我,高声问道:“记住了吗?”是的,“景色虽不艳丽,气度自是风雅。”父亲的话一下子推倒了压在我心头的大石,让我如释重负,豁然开朗。“爹,我记住啦,人穷志不穷,我们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!”   那天下午我又被父亲送回了学校。我端端正正地坐在教室里,抬着头,挺着胸,心无旁骛,认认真真听课,安安心心做作业,心里满是我对父亲的郑重承诺。此后,我一直珍藏着那张早已泛黄的照片,走南闯北。   这人生中的第一张照片啊,我想把它一代代留传下去。
(作者:□靖江润丰村镇银行 刘文才    责任编辑:徐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