靖江网>阅读>魁星阁旁

她的名字叫好婆

来源: 靖江日报 日期:2017-12-02 11:41
不知是不是冬至快到了,最近常想起我的好婆。她离开我们已经35年了。   我虽然出生在农历十月底,但因那年闰五月,到十月底时天已经很冷。前一天,母亲还挺着大肚子在生产队做杂工,到傍晚时感到不舒服,托熟人带信给好婆让她来。夜色降临,寒风呼啸中,好婆穿着对襟棉袄,头扎围巾,系着一条长长的蓝色裹裙来了,帮母亲洗头洗澡,安顿下来,第二天天没亮,在好婆的亲自接生下,我来到了这个世界,开始了第一声啼哭……   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,母亲坐月子了,可家徒四壁哪有什么可补呢?用母亲的话说:你养出来啊,毛头贼脸,只有老鼠那么大。好婆硬是把家里一只生蛋的老母鸡杀了……在母亲一次次的念叨中,我常有种感觉:我能从老鼠那么大长到现在虽不说高大倒也正常的个子,必定有当年那只下蛋的老母鸡的营养滋润。   好婆家离我家只隔着两个埭,从小我就喜欢到好婆家去。好婆会忙各种好吃的:包团、做烧饼、摊锅塌、腌萝卜、踏咸菜、磨豆腐、发豆芽……印象最深的就是好婆擀面条。好婆家的土灶旁边放着一张狭长的面台,好婆个子不高,总是在面台下垫一块大石头,好婆就站在那大石头上和面、压面……我还曾好奇地帮好婆压过几回。每回擀面好婆总要把外套脱掉只系那条蓝色的裹裙,把那面团翻过来压过去,好婆擀出来的面条细如发丝,黏而不腻且有韧劲。父亲至今还常提起:当年第一次到好婆家相亲吃的就是好婆亲手擀的面条,那是真好吃!   那年秋忙时,好婆突感吃饭时咽东西不适,但她仍坚持收完稻、种下麦子,扒完山芋、芋头、栽好油菜……田里的农活全部忙得妥妥帖帖,家里安排得稳稳当当,只是没来得及吃上一口新米,没吃上一个芋头山芋,就被阿姨带着到城里检查,然后直接去了上海。好好的一个人跟着去的,一个多月后回来时是舅舅背着进门的。那天我放学后跟着母亲去看她,本就瘦小的她已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蜷缩在被子里,看到我去她很是高兴,对姨奶奶(好婆的妹妹)说:我家这个外孙女聪明了,每次出去看了电影回来总会从头到尾讲给我听……那年,好婆才60岁……   35年了,现在想起来,好婆当年做好婆时还不到我现在的年龄,那时她还年轻着呢,但在我心中,她似乎生来就是做我的好婆的,她的名字就叫好婆,直到最近和母亲说起,才知道原来好婆有一个好听的名字:慧芳。
(作者:□宇 淑    责任编辑:徐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