靖江网>阅读>四眼井边

我在独立团的日子

来源: 靖江日报 日期:2017-12-23 09:13
今年是我参加靖江独立团整整70年的日子。70年倏忽而过,我也从毛头小伙子变成了垂垂老人。我走过很多路,经历过很多事,但大多像海水冲过的沙滩,一片平静,没有什么记忆的痕迹了。可是,不知为什么,我总是常常想起在靖江独立团的日子。也许,那时候的我,和许多战友一样正是青春年华;也许那时候的我,正处于国家发生的一场重大变革的转折点上;也许,那时候的我,让现在的我依然敬佩着。   我参军是因为家里穷,还有,那时候谁不想参军呢!国民党、还乡团让乡亲们受苦受难,我一个人斗不了他们,就参加新四军,成为一群人,去跟他们斗争。刚进入靖江独立团时,因为我是新兵,个子又瘦小,所以被团里干部分派,做了交通员,跑跑腿、送送文件情报啥的,只要足够机灵就没什么危险。交通员跑的路多,一路上的衣食住行全靠自己解决。渴了就趴到河里喝口凉水,饿了就拐到群众地里挖个红薯,困了就倒在田头或墙根下睡觉……反正日子过得挺充实。   没过多久,我转为团里步兵,可以拿枪打敌人了,我很高兴。没想到,做了步兵还是要跑路。为了斗争需要,我们团常常迂回作战。白天战士们休整,到西边的太阳挂到杨柳树梢的时候,独立团才出发前进。   记得有一次,从泰兴到靖江,我们整整走了一夜,90多里路,我脚上跑出了血泡。晚上看不清路怎么办?没关系,战士们沿着侦察兵留下的石灰画的记号走,就不会迷路了。一夜行军赶到靖江城,只看见一些木头做的战斗工事,没看见敌人。老百姓告诉我们,一股反动派退到八圩去了。我们立即追了过去,在距离敌人不远的地方驻扎下来。敌人经常出来抢粮、抢牲畜,我们就打击他们,打得他们连退好几十里。当敌人纠集大批部队来找我们报复时,我们又神不知鬼不觉地绕远离开了。就这样,好几个月里,我们和敌人拉锯作战。   战斗的岁月里。有流血牺牲,也有凯旋高歌;有紧张紧迫,也有家常温暖。记得那年夏至,按照靖江的风俗,这天要吃馄饨。独立团炊事班也准备做馄饨给大伙儿吃。战士们围在一起,兴高采烈地裹着馄饨,唱着歌。锅里的水开了,大家七手八脚地把馄饨下到锅里,再煮一会儿就可以吃到很久没吃的馄饨了,大家别提多高兴、多期待了。就在这时,侦察兵报告,有敌人出来骚扰百姓了。干部一声令下,战士们锅勺一扔,拿起枪就往外跑。等大家打完敌人,回到驻地。锅里哪还看见一只馄饨啊,全都烂糊在锅里了……   在独立团,没上过学的我,在干部的指导下,学会了认字、写字。战友们给了我亲人般的温暖。第二年,我随大部队渡过了长江,一直打到福建。后来又在部队里干了几年,立了功,才在上世纪50年代初退伍。   70年过去,很多战友的样子我已经想不起来了。可“靖江独立团”这五个字,却深深地镌刻进我的生命。我常常向孩子们说起那段岁月。我觉得自己是党员,接受党的凯发国际,享受着党给我带来的幸福生活,所以我要让孩子们也相信党、拥护党。但次数说多了,他们就渐渐不爱听了。可我还是一遍一遍地回想那段日子。有句话叫“峥嵘岁月稠”,那是血与火的岁月,那是生与死的岁月,那是青春的岁月……任由造物主如何将我的记忆收回,我都不愿意忘记那些日子!
(作者:王金华    责任编辑:刘博)